您好,欢迎来到bob中国

技术交流

bob中国

技术交流

技术交流

首页 > 技术交流

物业免费换上的智能门禁小区居民竟然要求拆了!“人脸识别”系统引热议多地出手了→

来源:技术交流    发布时间:2024-03-27 02:52:36

  家住浦东新区利津路1313弄证大家园五期的陆女士近日向上海市民服务热线月中旬,业委会向居民推荐了一款门禁系统,需要下载手机App操作开门。正当家中老年人颇感不便之时,

  证大家园五期是建于2006年的商品房小区,有856户居民,中老年人占据80%以上。十多年来,小区采用的门禁是传统的有线对讲系统,即访客按下房间号,屋内响铃,业主接电并操作开门。

  11月23日,社区物业科瑞公司贴出公告称,由于门禁机的常规使用的寿命将至,部分配件损坏后没有新的配件更换,对业主造成出行困难,且非常容易导致安全风险隐患。在参考其他社区使用门禁效果的基础上,引进了一个企业的门禁产品。当天起,该公司将对小区所有单元门免费提供新门禁的更换和维保服务。据介绍,新的门禁系统能实现手机APP、人脸识别、刷卡、输入密码4种开门方式,以应对不同场景。安装之后,原有实时对讲的电话系统被切断无法使用。

  对于功能多样的新门禁系统,陆女士并非没有办法接受,只是担忧家中老人没能力操作。原来,启用所有功能的前提是,户主需要在智能手机上下载一款特定的软件,通过你自己的开门需求设置并上传个人隐私信息。比如,应对访客、外卖、快递,居民就要在软件上绑定自己的手机或座机。一旦有人呼叫,门禁系统会拨打用户手机,提醒业主应答并操作开门。陆女士认为,老人的记忆力差、眼睛也不好,无法在手机上操作这么多步骤,会带来不便。

  由于种种顾虑,陆女士所在楼幢的20多户居民中就有10户居民反对。然而物业在未开展充分征询的情况下,就擅自与门禁公司达成安装协议,这违反了小区的自治流程,引起居民不满。

  12月1日,记者来到小区实地观察门禁系统的安装现状。目前,每栋楼幢的大门口都张贴了门禁系统改造的通知书。

  在18号楼,记者看到门禁系统仍然是传统的呼叫设备,一旁还另装了刷卡装置。输入房间号后,单色液晶小屏幕上显示呼叫状态,户主询问后立即开了门。居民说,这套老门禁的摄像头已经失灵,按钮和门铃偶尔在潮湿天也出现接触不良的情况,但用着习惯。也有居民说,老门禁的门铃声音很大,快递多或者半夜响起时会打扰到邻里。

  702室年轻业主和记者说,他已经下载了App,上传了自己的手机号码、人脸信息,“出门带个手机就行,很方便。”这位业主对智能门禁的手机呼叫功能尤其赞赏:即便不在家、不动身也能操作开门,查看呼叫门铃的对象。

  对于老年人的接受度,他持有积极的观点,“我会教他们怎么样去使用,熟悉之后他们一定可以感觉到智能门禁的便捷。”不过,他的父母住在小区的26号楼,尚不习惯使用新的门禁系统,因此他将自己的信息同时绑定了26号楼,以便在必要时帮父母开门。

  22号楼一对70多岁的老夫妻和记者说,他们正愁办的新门禁卡不好用。“下载App我是不懂的,这两天办了新卡,一刷系统说是‘无效卡’,这个应该先解决!”

  现场,702室业主为他们演示了人脸识别和密码输入的开门方式,老夫妻看完带着一丝愁容反问:“还是要用APP设置吗?”“小孩子比较矮,人脸识别得到吗?”

  23号楼还未安装智能门禁。年过六旬的张阿姨直言自己是“保守派”,“我不反对新技术,但我只能接受办一张门禁卡,设置一个密码。”张阿姨并非对智能设备一窍不通,反而因为在医疗系统工作,懂一点电脑操作,会用智能手机。她透露了自己的顾虑:“手机每年都在更新换代,保不准门禁公司哪天就倒闭了,所以我不想过多地提供自己的个人信息。”

  20号楼的智能门禁安装于11月23日,在部分居民强烈反对下已经被拆除,出被剪断的电线。记者看到,电子主板附近显示原门禁系统的生产厂商“弗曼科斯电子有限公司”。据科瑞物业的主管人员称,物业已经联系不到该公司,只能联系第三方维保单位恢复原样。

  已安装智能门禁的8幢楼,恢复原样的有4幢,2幢居民选择接着使用,还有2幢仍在摇摆,物业将根据征询的意见再做打算。对于选择使用的居民,物业考虑到老年人操作不便的因素,将提供对应指导,门禁卡故障问题正在联系公司抓紧调试。

  “确实是我们工作的失误。”陈经理也承认了小区在智能门禁安装中未遵循规约走征询流程。据称,一个月前,门禁公司主动找到业委会商议引进门禁系统,物业考虑旧门禁系统零部件难找,维修成本高,性价比低,而厂家又提供了免费安装和5年维保的机会,因此物业同意引进。业委会与物业商议后,以为免费的事项不需要经过征询,因此就匆匆安排了门禁公司做安装。

  此外,5年合约到期后,维保费用如何收取双方并未约定。陈经理也设想过智能门禁公司经营不善中途违约的情况,但他认为“这是个充分竞争的市场,换一家就好了。”至于门禁公司会如何处置居民隐私?物业称并未考虑。

  这些设施往往由第三方公司可以提供,通过与物业签署协议的形式进驻小区。新的技术、新的措施或多或少会带来不适应,在此提醒社区管理者们要注意方式方法,打造智慧小区的进程中,要让居民真正参与进来。

  建议社区管理者们要在妥善考虑的基础上,通过小范围的试点让居民们理解、接受;正式决策前,应该先听听大家的声音,要选择真的省心、便利的解决方案,而不能用“半强制”的方式让大家一下子改变生活小习惯,这样往往会“好心办了坏事”。

  随着智慧社区建设的推进,慢慢的变多的小区开始安装人脸识别门禁,点赞者称人脸识别方便小区安保管理,拍砖者则认为随意采集个人隐私信息程序违反法律,甚至担心数据信息泄漏造成不好后果。

  作为网络安全专家,全国政协委员谈剑锋一直在围绕信息安全和隐私保护等话题发声。疫情发生后,各地都有小区、物业强制居民“刷脸进门”。“这肯定是侵犯了隐私。”谈剑锋说,”“我们现在使用了很多新技术,享受了便捷,同时却放弃了安全。”

  对于大家已经习以为常的“刷脸”,他一直持审慎态度,凡是需要授权“刷脸”的手机应用,他一概不用。“为什么人脸识别不安全?其实不是技术本身不安全,而是安全防护还不完善。”在他看来,许多互联网公司重发展轻安全、重建设轻防护,关注了所谓的“流量”,却没有对大数据安全投入充足重视。“手机、电脑的密码可以随意更换,可以一天换一次,但你的‘脸’一旦‘丢’了,就再也换不了了。”他认为,“人脸识别”是当前的发展的新趋势,但应避免滥用,也不应将其作为唯一的认证手段。

  “人脸识别出来时,很多公司宣传时都标榜自己的识别准确率有多高,但事实上准确率越高,风险可能越大。”

  10月被提请审议的《杭州市物业管理条例(修订草案)》规定,物业服务人不得强制业主通过指纹、人脸识别等生物信息方式使用共用设施设备。

  资料显示,除杭州市修订草案外,安徽省、兰州市、北京市等地的《物业管理条例》,也就业主个人隐私信息保护进行了明文规定。但这些条例中没有明确提到指纹、人脸数据等生物信息,也没有涉及强制收集问题。

  如果修订草案通过,《杭州市物业管理条例》将成为国内首部对小区人脸识别作出规范的正式立法。

  昨天(12月1日),《天津市社会信用条例》表决通过,并将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

  《条例》第十六条规定,市场信用信息提供单位采集自然人信息的,应当经本人同意并约定用途,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市场信用信息提供单位不得采集自然人的宗教信仰、血型、疾病和病史、生物识别信息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禁止采集的其他个人信息。

  据此,企业和事业单位、行业协会、商会等被禁止采集人脸、指纹、声音等生物识别信息。

  针对“戴头盔逛售楼处”一事,南京市率先向楼盘的人脸识别系统出手了。日前,南京市住房保障和房产局紧急通知,要求楼盘售楼处未经别人同意,不得拍摄来访人员的面部信息。

  与此同时,有开发商透露,继南京之后,徐州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也向部分新开楼盘和续销楼盘项目发出口头通知,要求售楼处不得使用“人脸识别”系统。

上一篇:现代快报:旧式钱夹难容“卡式日子”
下一篇:厦门学生e通卡有什么优惠